• 注册
  • 登录
  • 闵行这个街道居然有108家咖啡馆:数量上海第十

    财神会 2021-03-29 13:19 产品中心

      这样的对话是新虹不少咖啡馆的“日常”,是时光的流逝中,顾客与店员之间的一份默契。

      新虹街道聚集了罗氏、壳牌、菲亚特等超3700家企业,逾50000名白领职工。每天一杯咖啡已成为了很多上班一族必备的生活方式。

      记者数了数,这108家里有90%以上都是开在了办公楼里,几乎每家楼宇都有一家咖啡馆,白领随时都能拿上一杯。我们把咖啡馆数量除以区域面积,算了一下咖啡馆的密度,新虹街道每平方公里有5.68家咖啡馆。其中,申长路上有50多家咖啡馆。

      纵观虹桥商务区,不乏星巴克、Tims、Manner等几大咖啡连锁品牌,还有麦当劳、肯德基等同样售卖咖啡的快餐店。

      这些楼宇里的咖啡店可能在某些点评网上并不能发现,但“都是熟面孔”,逐渐让咖啡馆成为人们除了办公和家以外的“第三空间”,以咖啡为桥梁,带动这片城市里无数的火花和“冲动”,伴随咖啡冲泡出这座城市的活力与热情。

      在申滨南路,龙湖天地办公楼一楼,透过玻璃门往里看,靠墙一排长椅,简单摆放着几把桌椅,靠近门边,一台一人多高的烘豆机工作着,不断冒着蒸汽,新鲜烘焙的咖啡豆香气就飘满了整间屋子。但如果不抬头看“ink墨咖啡”,大概率会错过。工作日8点,老板吴敏捷准时开门营业,打开了外卖平台。8点01分,一批早已候着的白领就开始卡着点下单,用一杯咖啡开始一天的忙碌。一旁的大金毛“摩卡”静静地待着,看着主人忙碌。

      老板胖胖的,卫衣、牛仔裤,因为养了一条大金毛,大家都喊他“兽兽”。兽兽是80后,这家店是和老婆阿枫一起经营的。“铁粉”老黑几乎和兽兽一起到店。两周前,老黑从苏州来上海出差,偶尔路过这家咖啡店,就点了一杯手冲,和兽兽聊了一下午,相谈甚欢。此后,老黑一有空就开车100公里从苏州来店里来点杯咖啡,他并不以为意地说,“他(兽兽)从青浦开过来也要三刻钟,我们其实差不多。”

      这也是兽兽当初决定开在虹桥商务区的原因之一。直到今天,兽兽回忆起与这个新店面的初次邂逅,依然觉得很美好——“嘉闵高架下来就看到了,我觉得很舒服。”2016年,兽兽偶尔路过正在建设中的虹桥天地、龙湖天街商圈,就相中了与商圈不远的临街小店,“方便我招待我的朋友们”。后来又跑来看了两次,就决定租下来了。

      除了工作日早上开门后的外卖订单,到了中午,附近工作的上班族饭后散步,也会带一杯回去,这两个时段,是兽兽和阿枫比较忙碌的时候。

      说话的间隙,兽兽和阿枫并没有停下手上的活,每一杯豆子的分量、牛奶的克数都要过称。目前,ink咖啡的日出杯量稳定在80-100杯,其中外卖占6成左右。兽兽&阿枫

      “最近一直下雨,豆子的水分含量就多了,要调整一下。”接着兽兽的话,老黑搭腔:“连锁店流水线操作,却多了点人情味,我喜欢来这坐坐,找到我的小确幸。”

      聊得来,是兽兽口中的高频词。顾客就像是“老友”,而他将这群“老友”的习惯记得一清二楚,哪怕外卖订单,也背得出来。一单附近办公的王先生的订单,报了送货地址,他下意识说:“是不是备注了外加两包糖?”发现答对了,他一脸得意。而在ink咖啡馆里的人大多是彼此认识。大王牵着狗子进来,“老黑,你也来啦!”大王是从七宝过来遛狗,顺便来店里让兽兽冲一杯。兽兽打趣地说“年初三,我们还在放假,大王就打电话过来,嚷嚷着要喝咖啡把我们叫过来。”

      ink咖啡算是虹桥商务区开得比较早的独立咖啡馆。龙湖天街所在的三湘楼宇工作站相关负责人吴晓俊告诉记者,ink是虹桥商务区的第一批沿街商铺,和ink一起入住的“初代商铺”在经历五年的大浪淘沙存活下来的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。

      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其实,小店的生意并不好做,“夹缝中求生存”。“20平不到的店面每个月房租2万,竞争又很激烈,算了笔账,前三年一直是亏损,去年碰上疫情,多亏房东减租,新虹街道政策支持,活下来了。”兽兽做好了不赚钱的准备,“连锁咖啡店越开越多,让咖啡变得更加大众化,我要做的就是找到顾客想要的专属味道。”有人从徐泾、华漕跑马松来店里休息一会,点杯浓缩;有人会在到店前打电话过来订一杯带走;还有人会请老板娘去做伴娘……正如兽兽的初衷,这是情怀店,一店两人三餐四季,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店就会一直开下去。

      芬咖,同样属于自己创业,开业尚不满一年,宽敞透亮的空间,密度甚低的摆台,原木色的桌椅,无不令人瞬间放松下来。

      工作日午后,店里的商务客逐渐多了起来,有的两人一组,有的单人独坐,店长边忙碌边向客人们点头示意。有时候服务员还会提着几袋打包好的咖啡给楼上的公司送去,“是微信下单,同样是老客户”。在这个大约200平方米的空间内,每个人,包括店员和客人,都很放松,并且适得其所。纪云是芬咖的合伙人之一,因为家住得近,她只要有空几乎每天都会来店里。说起开咖啡店,纪云笑言:“这是一个关于二胎妈妈们的创业故事。”

      7年前,随着二宝逐渐长大,纪云和她的几个小姐妹便商量着要“重出江湖”。“我们7个人从幼儿园就认识了,后来分别从事贸易、广告、市场等工作,拼得很凶,直到我们都有了二宝,就都不约而同回归家庭了。”纪云回忆说,“二宝进幼儿园后,我们的心思就又活络起来,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。”不过,当时她们并没有开咖啡馆。由于其中一个伙伴在中美洲1400米的高山上有一个咖啡庄园,因此她们便决定将这个庄园生产的咖啡豆引入上海,而此前这个庄园的咖啡豆仅供应台湾市场。

      “2019年,我们那个位于商务楼21层的工作室实在容纳不下经常来上我们咖啡体验课程的朋友们了,所以我们决定‘落地’,开个实体咖啡馆。”纪云介绍说,原本她们计划在市区找店面,结果发现市区的交通非常不方便,停车也很难,于是她们将目光转到自己生活的社区附近——新虹街道的商务区。“我们发现这里闹中取静,交通便捷,附近商务客人的品质也很高,与我们的理念很匹配。”2019年11月开始装修,2020年3月正式开门营业。但是刚开业便受到疫情的影响,着实让纪云等人吃了一惊。“不过我们很快调整了思路,从3月到6月,我们几个人经常聚在一起头脑风暴,理清思路,明确我们的目标和具体执行的方案,如今我们可以说,感谢这3个月的沉淀,我们已经摸索出了一条适合我们咖啡馆的发展之路。”

      2020年暑假开始,芬咖开始举办一些适合妈妈们的沙龙,“这里国际学校、双语学校比较多,所以我们就开设了一些关于国际择校、升学的讲座,还针对全职妈妈们提供一些手作、插花的体验,此外还有每月一次的妈妈读书会。”如今,芬咖除了是一个咖啡馆,更是一个为同龄人自我成长提供机会和帮助的空间。“附近有很多咖啡馆,但我可以很自信地说,我们不一样。”纪云说,一片肥沃的土壤可以适合各种各样的植物生长,新虹是一片沃土,而她们的芬咖就是一株与众不同的植物。未来,7个创业伙伴们希望能吸引更多的二胎妈妈们一起来玩一起来创业,打造更多的“芬咖兄弟”。在她们心目中,最理想的土地依然在新虹、依然在闵行。

      早上8点,老板张生将店门推开。迎着晨光,这家坐落于中骏广场的独立咖啡厅,正迈着沉稳的步伐向未来进发。“强敌环绕”,这是Be:Bridge布芮奇老板张生对自家店选址位置给出的评价。开店之前,张生做过市场调研:中骏广场附近共有12家提供咖啡商铺,从老牌的星巴克、COSTA到新锐的MANNER、瑞幸,从同是独立咖啡店的JUN COFFEE、FUNSUPERCOFFEE,到肯德基的K COFFEE、全家的湃客咖啡。

      如何在这片龙争虎斗中站稳脚跟,将咖啡厅做出新意、做出创意,让顾客喝过一次后,还能记得有这么一家店,是张生一直以来试图做到的。为此,他错开定位,同时结合自己的爱好,将目光投向了健康轻食和鲜榨果汁。“咖啡的确是白领们的诉求,但同时健康也是。中骏广场里卖咖啡的多,卖轻食的有两家,卖果蔬汁的只有我这家。”张生告诉记者。

      走进布芮奇,第一眼就会被明快清新的装修风格吸引,湖蓝的主色调让人不由得放松下来。抬头,价目牌上的小字在向进店客人暖心地絮絮叨叨着:“工作辛苦,喝点健康,很有必要!工作再忙,面面俱到很难,一定要好好吃饭!”再往下,招牌上果汁的名字也别出心裁:压力没山大、轻体日、照顾好自己......紧扣“健康、绿色、低脂”的理念,店里果蔬汁不加糖不加添加剂,每份主食都会搭配一份色拉均衡营养。招牌粗粮饭与拿铁这样的“跨界混搭”,已经成了附近写字楼白领们的新宠。

      说话间,便有客人前来,柜台后的店长老杨熟练地确认过眼神:“老样子?”“对,老样子。”

      老样子是什么样子?对这位客人来说,是一杯中杯美式加双份浓缩。属于熟客的“暗号”便在这一抬眼一点头之间完成了。

      布芮奇的几个老店员对众多熟客的喜好与需求如数家珍,他们与熟客每次简短的“老样子”式点单,都像一场对暗号游戏,充满了朋友间心照不宣的轻松与默契。让顾客们感到轻松温暖,这是布芮奇的经营主旨。正如店名Be Bridge所表示的那样,张生希望自己的店能成为连通一座人与人之间温馨桥梁,人们在此处放松地聊天社交、交流情感。目前,这座“虹桥”的一隅——客人与店铺的“桥梁”似乎已经初现雏形。

      说起这件事的时候,张生又是好笑又是感动:就在去年年底,布芮奇对面开了一家肯德基,这对店里的生意造成了直接影响,原本早餐能做40多单的,直接减了半。

      作为老板的张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但没想到默默着急的不止他,还有熟客们。“有位姓李的客人,原本是每周一三五健身后会来我们店点一份色拉的,在那之后她天天晚上都来,不光堂吃一份,还打包走一份。当时我就奇怪,问了她才告诉我们,她怕KFC开业后布芮奇做不下去了,想用这种方式来支持店里的生意。”

      不过,李小姐提起来的心很快就落回了原处,虽然布芮奇早晚生意的确有些许冷清了,但是午间依旧热闹。天气晴好时,上这儿吃午饭的上班族们往往还需要搬个椅子,在店门口等一小会儿。

      现在,张生牟足了劲想把早晚的客单量做上去,“想开发早餐点单小程序、想做下午茶。最重要的还是想把服务做得更好。”据了解,本月底,布芮奇还将更新一波菜单,并且上线美团外卖,提供更便捷的用餐选择。

      快半岁的Be:Bridge布芮奇,在大虹桥这片热土上,正一砖一瓦地筑起沟通人与人之间的“虹桥”。本文为闵行融媒体中心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

      原标题:《闵行这个街道居然有108家咖啡馆:数量上海第十,90%在办公楼里,有人驱车100公里来喝……》

    上一篇:甘肃省非遗助力乡村振兴产品展示展销活动在陇
    下一篇:宁圣供应链集团总裁江鹏博士:以科技创新助力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

    财神会登录